花麦橘子👻

无与伦比的美丽


半现实🌱


食用愉快。

看看呗万一你喜欢呢!


【上】



丁程鑫跑路去拍戏的日子里,陈玺达迷上了无与伦比的美丽这首歌。


手机里单曲循环,练习时也时不时的哼两句。
“天上风筝在天上飞~地上人儿在地上追~”
他很是着迷。


不过对于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了点少年悸动情怀的敖子逸来说,这是种折磨。


若是陈泗旭哼唱,他会夸他嗓音天籁。
若是宋亚轩哼唱,他会夸他婉转动人。
若是张真源哼唱,他会夸他情感到位。
哪怕是刘耀文哼唱,也显得情谊十足。


偏偏是水平一般还非要拉他一起陶醉的陈玺达。


敖子逸要被烦死了。
“陈玺达!你啷个再唱一句我就把你当风筝飞出去,绳子都不抓的那种!”


“....你这样的人是不会懂我的。”陈玺达委屈的闭了嘴,故作深沉的转头离去。


敖子逸一头雾水,不过暂且打消了放飞陈玺达的想法。


陈玺达不再自我陶醉在音乐的世界里,开始四处打听丁程鑫什么时候回来。


他扬起最可爱的笑容想贿赂Staff姐姐,不料对方也是历经萌场的人,只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就去忙了。


陈玺达见这招不成,又跑去缠着敖子逸。


敖子逸练舞中途休息时有人凑过来,“敖子逸师兄!你就告诉我丁....阿程哥什么时候回来...”

敖子逸唱歌时有人凑过来,“阿程哥不告诉我他什么时候回来....敖大哥不然你告诉我呗~”

敖子逸吃饭的时候有人凑过来,“你说阿程哥回来又不是什么秘密为什么大家都不知道呢...”

甚至是敖子逸上洗手间的时候也有人蹲在外头喊,“为什么staff姐姐都不告诉我们阿程哥什么时候回来呢…敖子逸师兄你知道吗?”


敖子逸有句mmp不管当讲不当讲他都要讲。


“你别再问了公司不让说的!”
陈玺达一听两眼放光,“那说明你知道的?!为什么不让说啊?”


敖子逸实在是不耐烦,拉过陈玺达找了个小角落。
“公司打算给你们录个惊喜短篇,就是看到丁程鑫儿突然出现以后你们的反应,所以一直瞒着你们,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!不然我宰了你!”


陈玺达拼命点头。


问到了丁程鑫的归期,陈玺达开始为那天的到来而做准备。

先是想了好多个借口如何让丁程鑫陪他出去玩儿,又想了更多的借口让丁程鑫到他家去做客。
最好是天色太晚丁程鑫不得已的在他家留宿.....

陈玺达把脸埋进被子里,悄咪咪的红了耳朵。


等到一切都准备就绪,丁程鑫回来的那天,练习室里又开始回荡陈玺达的歌声。
“天上风筝在天上飞~地上人儿在...”

敖子逸“啪”的一掌打在他背上,打断了他的歌声。
“老丁飞机延误了,公司怕嘉年华时间来不及就不拍了,他明天才回来。”
“现在别嚎了,赶紧去上普通话课。”

陈玺达一脸懵逼的去上课了。


丁程鑫不在的这几周他都没人陪着玩,欺负几个小的也没人敢怼他,更没人笑的和丁程鑫一样的好看了。
而且丁程鑫拍戏忙,经常不看手机,他发出去的信息隔个几天才能回。
这么算算他都有2天3小时40分钟没和丁程鑫儿聊天了。
陈玺达越想越委屈,不管还在录的视频,抱紧了一旁的蓝色的瑜伽垫。
然后又小小声哼,
“你若担心你不能飞~你有我的蝴蝶~”


陈玺达就这么等啊等啊,终于有一天Staff姐姐告诉他。


丁程鑫回公司啦!!!!


这在陈玺达耳朵里就是天籁之音,他“蹭”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准备去迎接他心心念念的人。


这在宋亚轩耳朵里也仿佛天籁之音,把他从名为陈玺达的魔爪里救了出来。
从早上知道丁程鑫今天回来开始,宋亚轩就被陈玺达拉过去,以教他游泳为交换条件,帮他看他的歌准备的怎么样。
一看就是一上午,现在宋亚轩都能背歌词了。
“天上风筝在....”
宋亚轩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可不能被陈玺达给同化了!



丁程鑫一眼就看到在公司门口张望的大高个,心里一软。
这么热的天就为了接自己而在公司门口等......丁程鑫被感动到了。

然后他跟着车子到地下车库坐直达电梯到了长江国际18楼。



“老丁!”一见面敖子逸就给了丁程鑫一个大大的拥抱,“回来啦!”
“嗯哼。”丁程鑫笑面如花,“怎么样,大家都乖不?”

敖子逸想了想,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。
“老丁我和你说,你不在的日子里啊有人都疯了。就是陈玺达他....”



“丁程鑫儿!”
从马嘉祺发来的信息得知丁程鑫已经在公司了,陈玺达抱着深深的委屈和热的通红的脸蛋坐上了电梯,一到18层就看见敖子逸搂着丁程鑫说悄悄话的画面,丁程鑫笑的可欢。


“诶哟陈玺达!”丁程鑫一拍脑袋,他就说觉得自己忘了啥,明明想好去公司门口陈玺达,却在地下车库忘了个一干二净。


“欢...欢迎你回来...”满腹的话语在丁程鑫的温柔注视下只吐出来几个字。

“我回来了你开不开心啊?”

“开心啊!”陈玺达傻乎乎的看着丁程鑫突变的笑容。

“开心啊...开心个鬼哟!”
丁程鑫跳起来拍了拍陈玺达的头,狠狠的掐住他的脸,“我看你是玩疯了哈!我不在居然不好好上课还整天去打扰敖子逸训练!好欺负几个小的!咋的长得高了不起啊!”


丁程鑫脾气不差,他做什么事情都非常的认真而且投入百分百的热情在里头,最无法忍受的就是不好好训练。

陈玺达不能发声,只得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敖子逸。
得到后者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完蛋。



敖子逸心情非常好的拉着贺俊霖开始哼,“天上风筝在天上飞~地上人儿在地上追~”

哦天哪。他被陈玺达洗脑了!

mmp,敖子逸想,还是太便宜陈玺达了!
















@油炸馒头 åŠ³è‹¦åŠŸé«˜ðŸ‘

请你感受一下,我这颗为你而跳动的心脏。


以前你为他开心带他跑东跑西。


而今你身边的陈玺达也和你做了这些事。


真好。

还好你总是有人陪伴的。